[600836]上海最大证券诈骗案调查:一个私募基金倒下了 股票是什么?

原标题:上海最大证券诈骗案调查:一个私募基金倒下了

  “它只是一个庄家资金链条断裂中的一个小环节。”2004年2月24日,一位知情人士说。

  1月30日,茉织华公告称,下属子公司上海迅捷印务有限公司去年11月6日在广发证券(相关,行情)上海水清南路营业部设立证券账户和资金账户,并于11日存入人民币1亿元。在没有进行资金划拨和证券交易,也未授权他人操作的情况下,账户上竟然存在37900股股票。

  2月10日,广发证券声明说,“这是一起典型的刑事诈骗案件”,公司已经于1月17日向上海市公安局报案,“目前正在刑事侦查阶段”。

  此后不久,上海茉织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勤夫对本报记者说,有关方面已经打过招呼,不能接受采访。“公安局来调查过,我们公司也进行了自查,迄今为止还未发现相关人员有什么问题。”

  对于1亿元资金去向,李勤夫称由于广发证券一直不配合,现在还不知道账户资金的真实情况。“公司发现问题后,已经向法院起诉,并由法院冻结了广发证券1亿元资金作为诉讼的财产保全。

  2004年2月27日,广发证券上海水清南路营业部一位接电话的人士说,营业部负责人在外开会,自己对1亿元资金问题不了解。

  广发证券上海某营业部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人士透露,存入后不久,茉织华的这笔资金就被炒作界龙实业的庄家划走。“资金汇出的受益帐号就是资金汇入时使用的那个帐号。”

  另据知情人士称,炒作界龙实业的庄家是一个私募基金,其操作平台是“上海正维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正维”),主要人物有施晓刚、蒋隽跞、邵军等。

  该人士称,由于涉嫌合同诈骗,施晓刚、蒋隽跞春节前被捕,邵军于春节后被捕。接近警方的人士表示,警方人士称该案为“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诈骗案”,金额达十几亿元。

  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办一位陈姓女士表示,目前此案正在侦查过程中,不便接受采访。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9月13日的上海正维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由自然人设立,注册资本4000万元,法人代表卢蓓华。

  上海正维的经营范围广泛,其中既包括建筑材料、装潢材料、金属材料、日用百货等销售,也包括实业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物业管理,甚至还有园林绿化、计算机网络集成等。

  但2002年度,公司根本未从事过任何上述实业或贸易业务,销售收入、利润、税收三项均为零。它所作的事情就是,将4000万元现金的注册资本由现金变为了债券投资。

  知情人士称,施晓刚约30多岁,原为某券商的资产管理人员,在1999年“5.19”行情中掘得了第一桶金后,成为专职炒股的大户。在圈内人士眼里,他“做股票很用功”,而且前两年的成绩不错。施没有太多嗜好,“常常是很早就会去营业部做功课,下班后大部分时间也在研究股票。”

  蒋隽跞以前从事团体险业务,手中握有许多机构、企业客户资源后,开始介绍这些机构给券商做委托理财业务,从中获取中介费。

  上海正维成立后,成为一个典型的私募基金。在三人组合中,施晓刚主要负责股票操作,蒋隽跞与邵军负责资金、财务。

  据知情人士称,2001年年底前后,施晓刚、蒋隽跞等开始炒作界龙实业(600836.SH),在10元~13元间陆续买入3000多万股,占界龙实业流通股本的70%以上。

  而某券商负责人透露,上海正维还主要炒作过海通集团(600537.SH)、秦川发展(000837.SZ)。此外还做了一些组合投资,持有的股票包括康缘药业(600557.SH)、中国联通(600050.SH)等。

  据说有一段时间,上海正维曾提出要收购界龙实业大股东的股权,由二级市场的“控市股东”进化成控股股东,但因界龙实业的大股东一直不愿出让而未果。此后,蒋隽跞曾为主营印刷的界龙实业介绍了一位大客户。至案发前,该客户的下属公司还有一笔资金为蒋所使用。

  2003年6月,富友证券国债回购事件后,上海市有关部门要求各家农村信用社清查在券商的国债委托理财资金。

  而上海正维的资金中很大部分即来自农村信用社联社。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报料人称,其中包括浦东联社5亿元、南汇、奉贤各1亿元。但这一说法未能得到各方证实。

  据悉蒋隽跞曾对圈内人士说,为偿还农信社的资金,从广东、山东等地企业融入六七亿元。

  对此事知情的某券商负责人透露,新融入的资金不少是短期的,有3个月的,也有半年的。

  据说这可能是导致上海正维资金链断裂的重要原因。2003年12月18日,界龙实业、海通集团、秦川发展的股价同时大幅跳水,尤其界龙实业此后连续几个跌停。其时,大盘指数已经从1307点的历史低位上涨到1457点,涨幅超过10%。

  2003年庄股跳水不断,上海正维熬过了大盘最艰难的时刻,却倒在了牛市之初的12月。

  熟识蒋隽跞的一位业内人士分析,上海正维的资金来源大致可以分为三大块:一是其自有资金,二是企业、机构给正维的委托理财资金,三是正维利用手中可以支配的股票筹码在券商的融资。

  “上海正维将融资的手段使用到了极致,甚至铤而走险私刻公章等进行合同诈骗。”一位券商人士指出。

  “他们开出的资金利息通常高达10%或以上,其中的1%至2%用于中介人的佣金或企业机构有关人员的好处费。”

  由此,拥有资金的企业、机构以投资国债的名义在券商开户。有时,为给资金融出方吃一颗定心丸,他们会让对方将钱先存到上海浦东、南汇、奉贤等信用联社,然后再游说这些信用联社到其所在的券商营业部开户,购买国债。一旦信用联社购买国债后,施晓刚私刻对方的公章、伪杂谠方的授权委托书,动用其国债做回购而拆出资金炒作股票,甚至将资金从客户的账户划出。

  据说,蒋有一个笔记本,获得过好处的人都被一一记录其中。“除了给企业有关人员中介费外,蒋隽跞一般还会给他们一个银行卡,然后会根据情况不断往里存钱。这些人的把柄也就攥在他手里了。”

  一位报料的投资人称,蒋对外进行融资时,曾出示过广发证券某营业部副总经理、华夏证券某营业部总经理助理的名片。

  某券商负责人还透露,在蒋隽跞被捕前一段时间,有企业客户反映说,由于地址搬迁很长时间没有收到对帐单。经营业部与客户核对,发现他私刻该券商公章行为,于是向公安部门报案,并劝蒋隽跞自首。蒋曾自信地认为,因为企业的相关人士都已“被搞定”,企业方面不太可能找他的麻烦。

  有媒体报道,被施晓刚等所骗的企业、个人达数十个。其中,有一个建筑业的私营企业主,听信朋友之言,将刚刚收到的2000万元工程预付款拆借给施晓刚,就此一去不复返。而上海某银行一家支行将2亿元资金以同业存款的名义打入上述一家信用联社,结果为施晓刚所用。

  而蒋隽跞曾对圈内人士称,正维操作的资金总盘子在17亿元左右。至于其中多少属于合同诈骗,炒股亏空的数额多大,也许要等案件大白之日才能知道。

  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正维曾在七八家券商的营业部操作过。而界龙实业、海通集团涨跌幅龙虎榜显示,广发证券上海复兴中路营业部、东方证券上海万航渡路营业部、华夏证券上海哈密路营业部、广东证券上海南丹路营业部、海通证券上海天平路营业部、大通证券上海张扬路营业部等均曾入围。

  该知情人士称,上海正维操盘的大本营则是广发证券复兴中路营业部,并且上海正维的办公室就在同一栋大楼里。

  记者来到复兴中路1号的18楼,上海正维的办公室大门紧闭,已经不见有人上班。

  “现在不谈这个事情!”2月27日,广发证券复兴中路营业部一位负责人说。(廖新军)

小贴士:H股:又称境外上市外资股,是境内上市公司在境外发行上市的股份。

推荐阅读:股票操作

本文《[600836]上海最大证券诈骗案调查:一个私募基金倒下了 股票是什么?》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地址:https://www.surfwebs.net/3530.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